河南快三公式 > 穿越小说 > 亡命之徒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尽人事(下)
    找,当然要找。只有找到他我才能完成最后的事。在又过了两天后我和D,拖油瓶还有赵毅四个人,在米尔克和葛朗台的帮助和安排下横渡了亚得里亚海,来到了巴尔干半岛,黑山的布德瓦。这个地方如果从地图上看,几乎就在意大利巴里的对面。而在刚上岸,我便看到了跟着葛朗台一起来接我们的雷比奇。

    雷比奇这段时间应该过的不不好,因为他看起来比以前又老了不少甚至显得有些落魄。不过他在看到我时显得非常的激动,就好像多年未见的亲人似得。在用力的拥抱后我甚至注意到他还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在上车后,我便将我的来意告诉了他。雷比奇起初有些不敢相信,直到我将准备好的资料还有已经洗出来的那些乌尔曼的照片递给他,让他仔细看完后他真正的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雷比奇没有拒绝,对于我们希望他把这些资料送出去的要求一口答应了下来。他告诉我,老家伙尤尼斯找的人很可靠,虽然已经不怎么管事,处于半退休的状态,但却很有影响力,有着极其特殊的人脉和渠道。这件事交到那人手上,虽然无法保证能对十七局剩下的人起到多大的正面作用,但这件事一定能被重视并且会有明确的说法。

    说到十七局,我立即朝他打听了一下老家伙尤尼斯的消息。对于这点雷比奇表示他一无所知,并且他也同样显得非常的悲观。他的看法和D一样,都觉得此时此刻老家伙尤尼斯应该已经被灭口了。不仅仅是他们两个这么认为,就是老家伙尤尼斯安排的那个接受资料的人也同样这么认为。

    对此,我没再多说什么。此时此刻我只能想着为还活着的人提供一些帮助吧。保尔他们,雷比奇,还有赛莫洛夫等等这些人,好歹让他们别一直倒霉下去。

    于是在来到在布德瓦临时的落脚点后,我和D还有雷比奇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资料。除了D提供的资料和我所拍摄的照片,雷比奇还帮着我将所知道的一切以书面的形式,用俄语完整的记录下来。这份记录非常的仔细,包括了所有的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包括那个斯莫林说的还有乌尔曼死前和我说的故事,在故事中他所提到的所有名字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做了详细的记录和描述。甚至还对老墨菲所代表的那个名为沙丘的组织做了介绍。对此,D是同意的。他不仅同意甚至还主动提供了不少他所了解的有关沙丘的信息让雷比奇一并写进了资料中。我想这应该是D想借着俄罗斯人的手继续给老墨菲那一派的或者是整个沙丘组织上点眼药吧。

    不仅如此,在这份资料的最后还附上了我们自己对于整个事情的推理和分析,从跟随老家伙尤尼斯到美国清理库德里亚及其小队成员开始,将整个脉络都详尽的梳理了一遍。整个资料被我们做了成了一份报告,准确的说是一份详尽的报告。在最后还大大的署上了第十七局的名。

    一天后,雷比奇由葛朗台的护送下离开了黑山,踏上了前往俄罗斯的路。而我和D也到了告别的时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得回家了,而D还得继续他的战斗。

    在送走雷比奇后,我将D送到了港口,他将坐船返回意大利,然后从意大利去往他将要去往的地方。

    “能问你个问题吗?”在D上船前我开口问到。

    “什么问题?”D看了看我。

    “你到底叫什么?D到底又代表着什么意思?”我问到。

    D听了我这个问题没有立即回答,而大笑了起来,在笑了好一会儿后才道:“你终于问我起这个了?”说着他摆了下手道:“其实并没有太重要的意义。这只不过是我的一个爱好?!?br/>
    “爱好?”我不解的问到,“什么意思?”

    “呵呵。记得法国那个中餐馆吗?”D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我问了一句,在看到我点了点头后他接着道:“其实我当时就在那个不断传出音乐的那个舞蹈教室里?!?br/>
    “舞蹈教室?舞蹈。。。Dance?”我立即明白了D的意思,“你喜欢舞蹈?”

    “呵呵。对,舞者。就是这样?!盌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你问我到底叫什么?!盌收起笑容无奈的摇了下头,“其实我和乌尔曼很像。我们都是没有名字的人。不过我比他强,我还得继续我的事业呢?!彼低晁焖侔诹讼率?,“好了。不说这些了。和你合作很愉快?!彼底哦晕疑斐隽擞沂?,在握住我的右手后他接着道:“虽然愉快,但我还是希望我们不会再有合作的机会。好好回家做个普通人吧。哈哈哈?!?br/>
    在送走了D之后,我也没有再在这里待下去的理由。我该干的并且能干的都已经做了,至于最后的效果又或者能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我也不愿再去多想。因为到现在为止,其实我们都很难说是胜利了。我们付出了太大的代价,经历了太多的波折甚至是苦难,而相比得到的真的很难说是赢了。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最多就是勉强算个惨胜吧。

    现在我该回家了,去做一个普通人,一个好人。我想我不会再去见他们任何一个人,不管是十七局的还是保尔他们又或者是米尔克和葛朗台。我们应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外号是吉普赛人的哈萨克人阿列克干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在和葛朗台喝了一顿算是散伙饭后,赵毅带着我和拖油瓶一起踏上了回国的路。这一路走的很顺利并且非常的轻松。那种感觉我从来没体验过,就好像自己突然摆脱了什么束缚,一下获得了自由似得。虽然我们一路都属于偷渡,但却一点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和那种奇妙的感觉。

    一周后,我再次站在了家门前。这里的一切还是那样,老房子,老路还有老邻居,都是老样子,唯一改变了的就好像只有我。

    《新仇旧怨》完。下面就是尾声啦。。。。

    (本章完)

    

河南快三公式 www.3lu1b.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 权威!个税起征点提至每月5000元,财政部最新解释来了 2018-11-28
  • 这家央企的员工为何这么拼? 2018-11-28
  • 嗯,这个有可能。符合系统性关连。 2018-11-20
  • 伊朗终结亚洲球队16场不胜 力压西葡小组第一 2018-11-20
  • 动物园里迎端午 大熊猫爬上爬下吃“粽子” 2018-07-25
  • 林彬杨实地督导九江高铁新区规划建设工作 2018-07-25
  • 德味手表了解一下 徕卡推出L1,L2机械表德味手表徕卡推出L1-手机行情 2018-07-24
  • 这边爆冷、那边内讧……世界杯能不能让球迷省点心 2018-07-23
  • 烟 雾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07-22
  • 重庆福彩南分召开投注站结对帮扶启动会 2018-07-22
  • 如何制订企业发展计划 2018-07-21
  • 北京端午假期三天都有雨 郊区出游远离河道低洼地段--旅游频道 2018-07-20
  • 厦门成立首批“网络安全志愿者”队伍 2018-07-20
  • 回复@不能这样啊:又钓出一个老蚕! 2018-07-19
  • 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 2018-07-18
  • 845| 21| 65| 40| 361| 409| 294| 701| 737| 163|